华为数字化转型方法论

pt-%E5%8D%8E%E4%B8%BA%E8%8E%B7%E2%80%9CInfoVision%E6%9C%80%E4%BD%B3%E8%99%9A%E6%8B%9F%E5%8C%96%E5%88%9B%E6%96%B0%E5%A5%96%E2%80%9D-2014-10-271

开展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各行各业的共识,绝大部分的组织,包括公司企业、公共事业单位、政府机构等已经启动了数字化转型进程。但伴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深入发展,其深层问题也逐步显现,例如缺少整体战略和路线图、高层没有对数字化转型达成共识、业务价值体现不足、数字化转型职责和权利不清晰等。

华为认为:所谓数字化转型,即通过新一代数字技术的深入运用,构建一个全感知、全联接、全场景、全智能的数字世界,进而优化再造物理世界的业务,对传统管理模式、业务模式、商业模式进行创新和重塑,最终实现业务成功。

在大量的行业数字化转型实践中,华为摸索、积累了一套应用数字化技术实现业务成功的战略框架与战术工具集,对业务可持续创新发展的最佳实践进行了总结,提炼了其中具有通用性和普适性的关键点与要素,形成了一套简单、可操作的方法。

  • 坚持1个整体战略:将数字化转型定位为组织整体战略,进行全局谋划。
  • 创造2个保障条件:通过组织机制转型激发组织活力,通过文化转型创造转型氛围。
  • 贯彻3个核心原则:将核心原则贯穿到转型全过程,保证转型始终在正确的轨道上。
  • 推进4个关键行动:通过4个关键行动控制转型的关键过程。

希望这套行动纲领能为行业数字化转型起到参考、指引作用,帮助各组织结合自身行业特点,在前瞻性的战略规划牵引下,走出一条动态演进的可持续发展道路,进而实现在数字化时代的自我进化。

坚持1个整体转型战略

数字化战略是指筹划和指导数字化转型的方略,在高层次上面向未来,在方向性和全局性的重大决策问题上选择做什么、不做什么。数字化转型是整个组织层级的战略,是组织总体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以战略为指引开展数字化转型,将大大提高转型成功的概率。

数字化转型战略主要包括:

  • 数字化转型的愿景和使命;
  • 数字化转型的定位和目标;
  • 新商业模式、新业务模式和新管理模式;
  • 数字化转型的战略举措。
华为数字化转型方法论
图1行业数字化转型行动纲领

创造2个保障条件:组织机制+文化氛围

组织机制保障

数字化转型需要强有力的组织来支撑,需要明确转型的责任主体,制定合理的组织业务目标,配套考核和激励机制,优化组织间协作流程。在适合的条件下还应成立专门的数字化转型组织,协调业务和技术部门,建立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间的协同运作机制,统筹推进数字化转型落地。

创造文化氛围

组织文化是数字化转型成功与否的关键要素,要不断培养转型文化理念,激发个体活力,为员工营造好的转型环境,形成数字化转型的动力源泉。在组织内培育数字文化、变革文化和创新文化,支撑组织的数字化转型。

  • 数字文化:积极拥抱数字化,通过数据来改变传统的管理思路和模式,习惯用数据说话、用数据决策、用数据管理、用数据创新。
  • 变革文化:勇于探索、拥抱变化、自我颠覆、持续变革。
  • 创新文化:崇尚创新、宽容失败、支持冒险,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更加积极和主动。

贯彻3个核心原则

数字化转型应遵循以下3个核心原则,并将这3个原则贯穿到转型全过程,保证转型始终在正确的轨道上。

原则1:战略与执行统筹

数字化转型过程中,战略与执行并重。

战略强调自上而下,重视顶层设计,从组织战略逐层解码,找到行动的目标和路径,指导具体的执行。

执行强调自下而上,在大致正确的方向指引下积极进行基层探索和创新,将新技术和具体业务场景结合起来从而找到价值兑现点。从成功的基层创新中归纳和总结经验,反过来影响和修订上层的战略和解码。

战略与执行统筹,处理好远期与近期、总体与局部、宏观与微观等各方面的关系。

原则2:业务与技术双轮驱动

数字化转型的驱动力来自业务和技术两个方面。

数字化转型实际上是业务的转型升级,要从业务视角主动思考转型的目标和路径,将转型落实到具体的业务运作中。可以借鉴外部的实践经验,找到技术对业务变化的支撑点。

新技术可以为业务带来巨大的提升潜力,企业应该在新技术的探索上进行适度的超前投入,通过持续的探索和学习,将新技术的威力变现为实际的业务价值,推动业务持续转变。

原则3:自主与合作并重

转型成功的关键在于组织自身,组织要实现转型的自我驱动。识别和聚焦核心能力,自我提升实现核心能力内化。

对于非核心能力,应以开放的心态充分利用外部力量,快速补齐能力短板,为自身发展构建互利共赢的生态体系。

推进4个关键行动

顶层设计

数字化转型的顶层设计就是制定转型的总体框架与发展路标,是全局有效协同的必要基础。顶层设计可以明确长期目标,实现战略解码,在组织内统一思想、统一目标、统一语言、统一行动,解决数字化转型的整体性、协作性和可持续性问题。

数字化转型的顶层设计从过程上看,主要包括价值发现、蓝图制定和路径规划3大主要阶段。

  • 价值发现:快速实现业务价值是数字化转型顶层设计的难点。价值发现通过综合评估企业现状、分析业务需求、对标业界实践等任务,发现转型的业务价值,找准转型突破口,其主要工作包括现状与问题调研、业务需求理解、业界最佳实践对标、技术发展趋势分析,以及转型价值发现等。
  • 蓝图制定:蓝图制定为数字化转型制定总目标,指引转型的总方向,使转型成为全局性共识。其主要工作包括愿景描绘、转型目标设定、转型蓝图制定、转型架构设计、技术路线选择、制定转型举措,以及组织与文化变革等。

其中,制定转型蓝图是这一阶段的核心工作:一方面要保证转型目标有效落地,具备可实施性;另一方面还要同时保证转型未来可演进、可持续发展。因此,良好的组织架构设计是其中的关键点。

  • 路径规划:路径规划的主要任务是识别转型约束条件与资源需求,制定切实可行的实施规划,确保目标达成。其主要工作过程包括约束条件分析、资源需求分析、实施路径规划,以及实施任务分解等。

平台赋能

数字化时代下,外部的快速变化与组织内在的稳健经营要求形成了强烈矛盾,带来了巨大挑战。反映在组织的数字化转型上,业务需求快速多变,新技术层出不穷,而数字化系统需要稳定扩展与平滑演进,频繁的颠覆重构不仅会造成重复建设投资,更将带来业务经营与组织运营方面的额外风险。

组织需要不断强化提升自身的数字化能力来应对这种挑战,其中包括:

  • 业务与技术深入结合能力:将业务经营、组织运营的新功能、新需求不断在技术系统中落地实现并反哺业务,包括产品/服务数字化、精准营销、全要素在线和实时决策支持等。
  • 数据智能和价值再造能力:面向全量数据和数据全生命周期的治理和价值挖掘能力,包括外部数据融合、分析、建模、治理和数据安全等。
  • 技术管理和技术融合能力:对组织纳入的数字技术进行高效管理的能力,包括弹性基础设施、组件解耦服务化、服务运营管理、新技术纳入、API管理、技术安全,以及开发运营等。

因此,组织需要构建一个支撑数字化转型的平台,其特征具体表现为:

  • 应用场景化:根据不同的业务场景提供个性化的应用功能,满足不同角色对象在组织经营/运营活动中所需的、随时随地接入使用数字化系统的需要,丰富业务场景,提升用户体验。
  • 能力服务化:业务能力共性提取,形成数字化服务接口;业务流程灵活编排,支持业务敏捷与创新。
  • 数据融合化:全量数据采集汇聚、全域数据融合、全维数据智能分析,洞察业务内在规律,提供决策支持。
  • 技术组件化:以组件化框架承载,按需引入大数据、物联网、视频智能分析和AR/VR等新技术,技术架构易扩展、技术元素易集成、技术能力易调用。
  • 资源共享化:智能终端、网络连接和计算/存储资源的云化,使之共享复用,实现资源的弹性、高效管理。

在平台化的数字化系统上,可实现业务经验有效沉淀、数据资产逐步积累、技术架构平滑演进,由此,组织的数字化能力将迅速得到提升。

华为数字化转型方法论
图2 平台化系统参考架构及其特点与价值

生态落地

数字化时代下,基于上下游“服务提供、服务采购”的简单合作模式在逐渐失效,“链式串接”向“网状互联”的合作方式演化已成为行业共识。在数字化系统建设上,组织自主完成全部系统建设越来越不可行,以生态方式构建数字化系统,可以吸引多类型厂商协同联动、优势互补。

在平台化架构下,基于数字化系统建设所需的能力分层和角色分工,组织能够低成本、高效率地发现合作资源、建立合作关系、推动合作落地、保持合作发展,实现关键技术自主、能力短板补齐、服务良性竞争,构建起良性生态体系,为数字化系统的长期、持续和健康发展提供保障。

数字化系统建设所需的生态合作资源通常包括:咨询设计服务、应用服务、技术平台服务、系统集成服务、运营安全服务和投融资服务等。

持续迭代

数字时代下,业务变化快,技术更新快,需要敏捷迭代。但是迭代不代表全盘颠覆,数字化转型的能力需要不断积累和传承,信息化建设要支撑物理世界业务的可持续发展。因此,数字化建设的迭代应该是分层的,不同的分层以不同的周期进行迭代和演进。

  • 功能级的“短周期”迭代:业务需求快速变化、ICT技术发展快速变化、新技术和业务的结合快速变化,这些都需要敏捷迭代。通过短周期迭代,使得转型紧贴业务价值的实现,降低转型风险。
  • 平台能力级的“中周期”迭代:平台承载了转型的能力,例如快速引入新技术、以服务化来应对业务的敏捷变化,以及大数据快速建模等,因此架构和平台都需要相对稳定,而非快速颠覆;而且还要将短周期迭代中的成功经验不断沉淀到平台之中,因为在失败的短周期迭代中往往也会有闪光点,不能错失每一个有价值的积累。平台能力级的“中周期”迭代有助于将转型能力持续做厚。
  • 规划设计级的“长周期”迭代:在规划设计的指引下,在多次的业务功能和平台能力迭代之后,数字化转型逐步逼近战略目标。在阶段性目标基本达成的时候,需要进行方向性的审视并做出调整。但战略目标的调整应该是相对“长周期”的,规划设计过快的变化不利于转型的资源投入和行动的持续有效。

通过3个层次的持续迭代,组织的数字化转型将不断完善,数字化能力将不断提升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